主页 > 现代名著 > 我的团长我的团 >

第七章

我睁开眼,这毫无疑问是个女人的房间,不管日子过得怎样,女人总喜欢在屋里弄些小零碎的,这也毫无疑问是个女孩儿的房间,因为它尽管贫穷,却有种清幽寂寞的味道。屋里最致的东西是一个相框,相框里是一个穿着中尉服装的年青军官,你不好说他有什么特点,因为我们照相时都恪守着那种刻板而炫耀的姿势,他甚至有点儿像我的过去,除了风华正茂你在这种相片上几乎找不到更多内容。

我开始观察在我大腿边忙碌的那个女孩儿,她是我在脱了裤子慷慨激昂时有意将目光错过的那位女孩儿,她年青到了“小”的程度,你甚至会觉得这样一个女孩儿是不会长大和变老的。她用布卷蘸了酒,小心地在拭擦我的伤口周围,她根本没勇气让酒触及我的伤口——我注意到我是躺在她的床 上的,我的裤子又被脱掉了。

我终于没耐心忍受那种小心时便发声提示:“省点儿心思吧。碰到伤口也不会痛。”

她“啊”了一声,受惊到把瓶里的酒一点儿没浪费地倒在我伤口上了,这让她慌了神,然后开始很狼狈,又怕弄痛了我又想拭擦掉酒

“好凉快。”我说。

她惊咋——她像小动物一样好惊咋,“痛死你啦,痛死你啦。”

我安慰——安慰得近乎于炫耀,“伤口没知觉了。要痛就是从里边炸,像爆炸。”

她手忙脚乱时大概是不怎么听人说话的,“我是笨蛋螃蟹八只脚,没一只长对地方的。我哥讲的。”

她说话带很重的川音,但实在是比要麻好听得多了。我只好在我的伤口上重拍了一记,拍得我自己都有点儿变色了,可她又惊叫了一声,于是我觉得没什么大不了啦,我吹嘘着:“痛不怕。我就当它是长日本鬼子身上的。”

她开始赞叹:“你真厉害。我给我哥包皮伤,碰一下他就骂。他要有你厉害日本人早打跑了,我们回四川啦。等他回来我就跟他讲。”

她提到另一个男人时,让我想起自己是如此的衣冠不整,我抓过被脱在一边的裤子盖在腿上,一边挣扎着想下床 。

“你做啥?”

“找你哥哥。谢谢他扶我进屋。”

“我抱你进来的。”

我看了看她,她绝对不是孔武有力的那种人,实际上她小巧得让我站在她面前也觉得自己有点魁梧。我挠着自己的头,很觉得下不来台,“不用费劲的……其实我躺躺就爬起来啦。”

“你没好重的。”

那真是加倍的没面子,没面子到我决定放弃这个话题。我赶紧包皮扎自己还着的伤口,好在这样一个没轻重的家伙面前至少穿上裤子。她也凑上来帮手,她的帮手很笨,笨到有点儿莽撞,并且在照我的葫芦画她的瓢时,还不时发出“原来是这样包皮啊”“你真聪明”诸如此类的赞叹。

我努力再岔开话题,“你四川人跑到滇边来做什么?”

“没哪个要来啊。跟我哥乱跑。爸爸妈妈走得早,家乡没人了,我就跟川军 走,我哥到个地方,就在驻地外找地方给我安家。他也是中尉,他连长去年死了,他是正连长。他管好多人。”

我管她夹七缠八地说什么呢,我更关心赶紧把伤口包皮好,以便穿上我的裤子。她是个年青得让你很想靠近,却又想躲着的女人,我不喜欢和这样一个人靠得太近,还要一边很没面子地没穿裤子。

“年初我哥打仗去了。他们师有人回来了,可我没看到川军 的人。”

我尽快地把伤口对付好,哪怕有点儿马虎,我尽可能逃避开往下的话题。

“能不能帮我个忙?”

我停下,手悬在绷带的最后一个结口上。我知道她想做什么。我不想帮她的忙。

但是我抬起头,和我的一脸光,“我是一定要谢谢你的。我当然帮你的忙。”

她急促地,饱含机心地提出她的要求,那是幼稚的机心,“我等了一年多了。等我哥哥。你能不能帮我找到他?你也是中尉,也管好多人。”

“当然可以。”

“那我能帮你做什么?”

我愣了一下,“……啥?”

那家伙一脸小孩儿家要和别人拉勾言誓的表情,并且说出这样世故的宣言:“现在我们都很穷,不能帮人白做事的。给我了,你就没有了。要换的。”

我只好苦笑,“这么有道理的话……大人告诉你的?”

她没搭理我的奚落,“所以,要用换的。”

我很难忍我的刻薄,那玩意儿总像疖子一样冒头,“换什么?你有什么?比如说……磺胺?”

她立刻开始翻箱倒柜,对着翻出来的几个药瓶,有点儿麻爪儿,“什么是磺胺?”

我翻了下那几个药瓶就开始嘲笑自己刚起的妄念了,“这倒能治感冒……可我要的是磺胺,强效消炎药。”

“药铺子没好远,我去看有没有。”

她真是快让我受不了啦,我说:“不用看啦——”

但我停住了,因为她开始去翻她放在柜子里的罐子,她从那里边掏出少量的钱,显然是准备为我买药的。罐子里应该还有更多的内容。于是我收声。

她以为我有些失落,安慰我说:“没关系。没好远的。”

我低着头,看着自己包皮得狗挠一样的伤,“嗯,那就麻烦了。”

她已经毫不耽搁地打算出去了,生活对她来说是另一种节奏和颜色的,“没药我就拿那个跟你换。”她指给我看放在桌上的一捆红苕粉,带着点儿惭愧,“我只有那个了。”

我看了一眼就不再看它,“我就算用爬的也帮你找。”我低了头,不想再看因此而泛出的满意笑容,我看着那双轻快地在我视野里挪动的脚踝,当门帘掀动时我又忍不住抬头,“怎么称呼?”

我正看见一个一半在门帘之外的笑容——我想杀了自己。

“小醉,小醉姓陈。”

“最好的最?”

小醉有些恼火,“喝醉的醉啦!”

她显然不满意这样的名字,但那都淹没在放下的门帘之外了,我听着她远去,呆呆看着自己的伤口。

哪家药铺的柜台上都不可能有磺胺,它们在第一时间就被伤兵抢劫殆尽,那些药只会出现在黑市上,伴随一个她绝不会为我出的价钱。而川军 早已全军尽墨,我根本不用爬着去找,要麻就是川军 仅存的残渣。

我不再发呆,迅速套上了裤子,我打开柜子,把罐子里并不丰盈的半开和纸币倒进自己口袋里,然后挟起那捆红笤粉迅速逃离。我走过院子,院子里竟然有几只鸡在啄食,在饥馑的禅达,这实在是稀罕物,我想连这个也顺它一只,但发现根本不可能追上它们。

我放弃。我出去,做贼要见好就收。我记住了小醉这个名字。可是那有什么用呢?

我以一个烂腿人能达到的最大速度逃离现场,逃出这条巷子,碎散的粉条落在我的身后。我发誓,我想死。我只是想能带着完整的两条腿去死。

【上一篇】:第八章【回目录】 【下一篇】:第六章